首页 要闻 志愿服务 文明365 文明讲堂 话题 专题 文明我来 文明传播 漫谈文明 礼仪知识 传统礼仪 民俗民礼 他国礼仪 信息报送

鞍山:车座上捡两万 “的哥”叔侄苦寻失主
2014年03月20日 09:18来源: 辽宁文明网【字体:

17日下午,鞍山出租车司机孟晨像往常一样驾驶出租车拉活儿。他在站前拉一名乘客到铁西后,乘客下车了,紧接着又有两名乘客要上车,就在第二拨乘客还没坐进车里时,孟晨发现,车后排座上有一个布袋,里面有不少钱。孟晨猜测,失主应该就是刚才下车的那位乘客。

  此后,孟晨和开夜班车的叔叔孟祥忠想尽了办法,但始终没有找到失主。昨天,两人先后来到出租车公司和客管处,做了登记和汇报,想尽快找到失主。叔侄俩说,袋子里的2万多元相当于他们一个人一年的收入,但不管钱数多少,这钱不是他们的,他们不能要。

  车后座捡布袋 里面现金真不少

  昨日,记者在一家出租车公司办公室内,见到了孟祥忠和孟晨叔侄二人。孟祥忠的手中拿着那只布袋子。由于布袋的材质很薄,记者透过布袋,能看到里面红色的百元钞票。

  原来,这对叔侄合开一辆出租车,叔叔孟祥忠开夜班,侄子孟晨开白班。孟晨说:“17日下午2点多,我在站前拉了一名乘客去铁西。由于距离比较近,我很快就把他拉到地方了,然后那名乘客就下车了。还没等我把车开走,又上来了一男一女两名乘客。因为其中有一个人开后门要坐到后排座上,我就本能地向后排座看了一眼,结果发现了这只布袋。我判断是上一个乘客遗失在车内的。我立刻让那位乘客把布袋交给我,并且告诉对方,我肯定会把布袋还给失主。那位乘客也没说什么,就把布袋递给了我。当我拿到布袋时,我就感觉到里面有不少现金。我把他们送到地方后,给叔叔打了个电话。”

  孟祥忠接到侄子打来的电话后,也没多想,就让侄子赶紧把车开到上一位乘客下车的地方等一会儿。万一那位乘客发现自己的钱不见了,有可能回去寻找,这样的话,就可以把钱直接还给对方了。

  可孟晨在那里等了一段时间,那位乘客并没有出现。孟祥忠说:“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,时间是最宝贵的,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。我让侄子继续开车拉活儿,我想办法找失主。”

  叔侄办法想尽 始终未找到失主

  下午4点多,叔侄两人换班之后,孟祥忠见到了这个布袋。“我打开袋子看了一眼,里面有两捆百元钞票,还零出一部分钱,具体数额我也没数清楚。反正我是要把这笔钱还回去的,到时候失主把钱数说出来,我再数也赶趟儿。”孟祥忠说,他一边拉活儿,一边找失主。他先是联系了自己出租车所在的公司,但那天没人上班。然后他开始给自己所有的出租车司机朋友打电话询问,有没有人遇到有人找钱的事,结果没人遇到过。他嘱咐那些同行好友,一旦遇到有人说丢钱了,赶紧给他打电话。结果一直到当天晚上10点左右,还是没有任何消息。

  18日上午,叔侄二人先是来到出租车公司,对此事进行了登记,然后向出租车管理部门客管处也汇报了这件事。昨日下午5点左右,孟祥忠又与交通广播进行了连线,寻找丢钱的失主。

  对于孟祥忠叔侄二人来说,2万多元可不是一个小数字。孟祥忠说:“我开的出租车是公司的,如果一个月不出事故,非常顺利的话,我和侄子平均每个月能赚2000多元,运气好的能将近3000元。这两万多元对于我们俩其中任何一个人来说,就是将近一年的收入。可不管钱数有多少,这钱既然不是我们的,就一定要归还。”

  失主是大学生 四年辛苦攒下19300

  19日上午9点左右,记者再次来到客管处时,前来认领那笔钱的杨海洋和他的同学已经到了。杨海洋是辽宁科技大学大四学生,他和同学正坐在那里焦急地等待孟祥忠叔侄俩。

  杨海洋说,在大学的这几年,他通过努力学习,获得了一些奖学金,平时他又经常出去打工,再加上他积攒下来的生活费,几年下来,他一共攒了19300元。因为现在已经大四了,不怎么上课,主要就是写论文和实习,他打算17日那天打车到站前,和同学吃顿饭后,坐长途客车回沈阳。当天,他收拾好行李,并把银行卡里的钱全部取出来,放到一个小袋子里,然后把小袋子放在大衣左手兜内。他和同学在学校门口打车,正好来了一辆红色捷达出租车,车上当时已经有一名乘客了,因为当天天气非常冷,杨海洋同意拼车去站前。

  到了站前,杨海洋和同学下车了。他在下车时,兜里的那只装钱的袋子掉到后排座上。“我下车之后,到车后备箱里取自己的旅行箱。因为车上还有一名乘客,司机很快把车开走了。我一摸自己的衣服,发现装钱的袋子不见了,顿时脑袋‘嗡’的一下!我和同学马上去追那辆出租车,可我们没记住车牌号,路上同款的出租车有很多,结果没有找到。”

  杨海洋急得直冒汗,他马上拨打了110。为了找回自己的钱,他当天没有回沈阳,也没敢把这件事告诉家里,只是说,过一两天再回去。

  第二天,杨海洋在同学的陪伴下,来到鞍山市客管处。“这是我最后的希望,我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到这儿的。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我,并把我的事儿记录下来。但工作人员告诉我,在我打车途中,我不是第一个上出租车的,也不是最后一个下出租车的,所以监控录像不能录下我的视频信息。也就是说,想要找回那笔钱,可以说是大海捞针。”

  杨海洋离开客管处不长时间,孟祥忠便与客管处取得了联系,汇报了捡钱的事。由于孟祥忠没有详细数袋子里的钱,他一直以为是两万多元,所以在金额方面一直对不上。

  记者和杨海洋正说这事时,孟祥忠、孟晨叔侄俩一起来到客管处。孟晨看到杨海洋时马上说,17日那天,他拉过杨海洋和另外一个人。孟祥忠说:“头一天,客管处把我的电话给了这两个学生,他们给我打了两次电话,但说的金额我认为都不对。我这个人就是太实在了,一直也没数袋子里有多少钱。刚才我来客管处的路上,仔细数了一下,袋子里确实有19300元,和他们说的数目一样。而且丢钱的小伙说,两捆钱一捆是1万元,一捆是8000元,剩下的1300元是用曲别针固定的,全都对上了!”

  杨海洋和孟祥忠叔侄俩不停地握手,一再表示感谢。他说:“今天一早,我看到晚报了,报上的那张照片,就是‘的哥’手里拿着装钱的袋子,那只袋子是我的,我这才敢确定。我曾经以为这笔钱找不回来了,原本打算今天就空手回家得了,没想到还真是遇上好人了!非常感谢两位‘的哥’!”

  从业10多年来,孟祥忠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。他说:“15日那天晚上,我在二一九公园正门附近拉了一名乘客,他喝酒了,不能开车,我把他送到地方后,他的车钥匙落在我的车里。后来我联系了他,今天一早,在去出租车公司之前,我把他遗落的车钥匙还给了他。我还捡过四五部手机,都是那种比较不错的智能手机,全都第一时间归还了。虽然我现在还在用100多元的手机,但我觉得,失主丢了东西会非常着急,不是我的东西,我不能要,得赶紧还给人家。”


我要评论
已有 0 条跟帖
昵称: 匿名
相关评论

更多>>礼仪微博